秦瓷啾啾啾

不用做饭,也不用外卖订猪扒饭

一篇群里的私心零晃。
/以“我饿了”为结尾写一篇文。
/秦瓷

一.
漫天红云里升起一锅刚熟的渺渺光晕,投在瞳孔里荡荡漾漾化成轮圆弧。

天色凋零得太快,一时半会月亮就往树梢上头吊去了。

小区里星星点点的亮堂堂起来。

他们的屋里按开开关,奶油样的浓稠倾泻出窗外,成了一滩载满暖意的亮黄色调,上头有梧桐婆娑作响。

朔间零翘着腿弯,脚尖一点一点的,上头套着充满老年人独特品味的灰黑条纹短袜。这姿态惬意的吸血鬼嘴里叼了根吸管,番茄汁的味道从口腔里弥漫开去,他舔了舔牙缝,把瓶子放到一边。

晃牙揉了揉脑袋,问他想吃什么。

猪扒饭。

他有些不耐烦地露出色厉内荏的气急败坏,眼睛里小小的无奈透出来,一如他知道最后一定会如此妥协。

本大爷不会做!他提高音量,吸血鬼混蛋你是想冰箱里的食材全部发霉发烂然后靠着外卖过一辈子吗!

小狗别气啊。座椅上的人直起身体,想够着拍拍他的头,却发现少年个头儿又窜高了些,手掌只好停留在半空,笑着开口调侃。一年不见,小狗在吾辈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成长了喏♪

晃牙蹲下身,蓬松的发丝蹭过朔间零的手指,带了些不易忽视的温度。少年有些局促而焦躁地警告说这可是最后一次,要摸快点。

朔间零看着他的小狗。

他比自己毕业时长得高了些,面目刻上了少年人特有的深邃凌厉,却收敛了些那些说不明道不清的类似不知天高地厚的轻狂气味。朔间零刚毕业时他们趁着对方安排的空当期匆匆忙忙见过几次面,随后被那些逐渐加剧的繁忙占据了空间,到末尾的交流不过寥寥几句短信。

早安。

快点去做工作啊笨蛋?!

晚安喏。

你不累吗快点去睡!生病啊我可管不着你啊!

⋯⋯

他们间互相交融的,熟悉的气息被岁月冲散殆尽,瞩目时光尽头,居然是那么几句散乱话语牵连着彼此。

朔间零不得不承认,时已至此,他在学院尚可算轻松氛围里坚持的中二自称,在这个圈子里翻滚几月后便已经极少出现在嘴边一一并且注意到晃牙同样。

可他们照样按以前模式去称呼对方,好像两个人在同心协力的,在去除中间那段未曾重合的旧日,把两端的过去和明日嵌合勾连。

再有心无旁骛的亲密无间。

二.
晃牙没等到他的动作,心思转动,想着自己才见着他几天,一股尴尬和暧昧经久横亘,怎么可能那么快磨合回以前,于是就有些懊悔刚开始的唐突,半撑身子抬起了脑袋。

却被一双手拉起来,半跌进他的前辈的怀里。朔间零的手指都泛凉,只手心还收留着攥紧了的暖意,半搭在他腰上,拨开t恤布料轻轻蹭动,另一只手抬起面前人的下巴,嘴唇轻轻摩擦过去,怀着一半心怀鬼胎一半轻柔,用舌尖勾勒起唇线。

他坐的是那种老头儿喜欢的藤椅,椅子腿儿高得很,位置逼仄,两个人搭上去顿时嘎吱嘎吱的响。晃牙挑了个舒服点儿的姿势,有些不满对方的慢条斯理,开口用犬齿咬了口他的舌尖,未等尝出血气便松了口。蛮横地戳进口腔里翻滚搅动,捋过朔间零尺列,换来些番茄汁有些清透的酸和甜。

随后朔间零像是刚反应过来似的,勾着他嘴角上下滑动,愈加重复迭起得撩过对方犬齿,手指伸进衣襟里头沿着脊梁骨的形状向上,往骨骼形状凹凸里抚摸过去。

晃牙有些迷瞪瞪地从唇齿里分离开,手臂搭在朔间零后颈,给那里捂上一片温热。他迷糊地笑了声儿,把额头抵上对方的,眯着眼儿高兴,吃吃的从有些红肿的嘴角里露出丝笑意。朔间零怔愣了下,跟着就笑出声。

他俩笑了太久,直到把年轻躯壳里的火气都慰烫过去,也就消散了情欲高涨。好像也抽去了那层朦朦胧胧隔阂,恍惚里便又是高中时代的朔间前辈和晃牙,吸血鬼混蛋和小狗。

他们第一次在轻音部里接吻时,外头正春季,窗帘难得开着,暖腾腾的光透进去,他们站在那条明和暗的分界线上,晃牙亮黄色的瞳孔里撞进一圈光晕,四散开去照亮朔间零眼里的暗光流动。正如他们今朝明日边缘的未来,隐没的前辈永远站在他身前,他踏着对方脚步追赶,浑身上下都是烈阳样的热乎温暖,能将人烤灼也能撕裂开最厚重的黑幕去唤醒沉睡。

几乎让人贪恋。

三.
这感情是在何时所起,他们自己都怀揣几分茫然。

是在懵懂的一年生所憧憬的二年生之间、是“改革”后日益沉默的光芒里、是轻音部棺材盖开合所翻折的光阴流动中、抑或是太远时间里早就埋下的种子,终于摇摇摆摆的生根发芽?

他们只知道春季将来,寒冬过境,在暖光里的人就该适合接吻,再被花粉症催促出一个喷嚏。他们有足够契合的灵魂,和无数时间可以磨合的契合的肉体,在爱欲中浮沉翻滚,赤条条羽化而登仙。

未曾怦然,便已心动。*

他们都不出声,在笑出来的眼泪中望向对方。窗外是沉下来的夜空,星光闪烁,风摇过树的叶子,哗啦啦作响,间杂了些鸟雀打啾鸣叫,敛过月色。

啊。晃牙张了张嘴。这么晚了啊。

是啊。朔间零笑眯眯的。这么晚要做饭也来不及了吧。

他的小狗睁大了眼睛,随后咬牙切齿的攥过手臂。吸血鬼混蛋你折腾到这么晚就为了这个吗?!外卖也来不及了啊?!

啊喏。朔间零指了指卧室。

晃牙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吾辈到进食的时间了喏,小狗。

他的前辈手指纤长,眼睛暗红,黑色的家居服把他整个人隐匿在黑夜里。

我饿了。

//

*出自prist《六爻》

第一篇成文的零晃hhhh